甘棠

写剧情是永远写不明白的,只有开车才能维持的生活这样子。

妈耶这个!很有用啊!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华乐 / 车】眠醉莺

*醉酒梗,初夜梗,[哔——]药梗
*这次的车带了剧情快夸我啊愣着干嘛!
*求一波红心蓝手,开车好累噫呜呜噫

现在华无痴正抱着一只醉透了也湿透了的黄乐往屋里走,表情正直,完全无视周围华山弟子此起彼伏的调侃和口哨。

期间也能听到谷潇潇试图为他辩解:“华师弟只是带友人回房间醒酒休息……诶我操!”大概是一扭头看到了醉醺醺的黄乐扯开他衣襟正试图把头往他怀里钻的画面,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卧槽,谷潇潇果断的闭了嘴,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事情之所以会发展成这样,还要从两个时辰前说起。

今天华无痴被派到山下采买东西,不知发生了什么迟迟未归。黄乐又不知为何来的特别早。

一群华山弟子如临大敌,生怕他无聊中想起讨债一事,登时便呼啦一声围了上去……等到华无痴回来,黄乐已经被他们灌到凳子都坐不住,软软的直往桌下滑。

华无痴也没法子,黄乐醉的太厉害了。他只得一边轰开看热闹的华山弟子,一边把人扛到肩膀上往屋里带。偏偏黄乐还不肯老实,在他肩膀上泥鳅一样扭来扭去。华无痴一个没按住,他便头朝下一头栽进了雪里……等华无痴把他从雪里翻出来,这人已经滚了一身的雪。雪化的快,湿哒哒的十分狼狈。

华无痴小心的把人抱到怀里。黄乐吃这一冻,倒是乖了许多,蜷在他怀里猫一样直往暖和的地方蹭。华无痴被他蹭的心下一动,抱紧怀中的人大步向房间走去。

黄乐是被人推醒的。

他艰难的睁开眼,正对上满脸担忧的华无痴:“黄兄醉的厉害,我喊了你几次都醒不过来……”黄乐迷迷糊糊抬头看窗外,外面已是暮色四合,明显来不及赶回武当了。

揉着额头,黄乐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突然一僵,下意识的掀起被子看了一眼。华无痴看他表情有异,忙出言解释:“黄兄滚到雪里湿了道袍,现已经在烤了。我本借了套干净的衣服想帮你换上……但黄兄钻到被子里不肯出来,有人打搅便又踢又打……只得先如此了。”

黄乐默默的裹紧了被子,极力掩饰自己红的几乎滴血的脸。这天杀的华无痴连条亵裤都没给他剩下!

一旁的华无痴小心的观察他的表情:“黄兄不妨先穿上衣服再去用饭,今晚就勉强……和我挤一挤如何?”

黄乐深吸一口气,慢慢攥紧了被子。

黄乐暗恋华无痴,不,应该说是明恋。你随意喊出十个华山弟子,九个都对这事心知肚明。如果剩下的那个一问三不知……那他恐怕姓华名无痴。

华山与武当表面交恶,内部弟子实则亲♂密的很。反正这件事也不知怎的就被传到了武当。黄乐这次讨债之前,被几个师兄弟捉过去好好说教了一番。现在黄乐满脑子都是他们痛心疾首的表情撕心裂肺的呐喊:

“喜欢就去表白!表白完就追!追不到就把人揍翻坐上去自己动!暗恋是最没用的事!”

“迟迟不表白的后果,就是他把你当兄弟。跟着某个女的私奔,最后抱着儿子回来。最后你只能守着自己永远说不出口的暗恋,满头白发,孤孤单单的在金顶上做一辈子的掌……咳不是,我是说做课业!”

黄乐师兄甩一甩头,忽略这些胡思乱想。此时正赶上华无痴递给他衣服,屋里已经点了蜡,烛光摇曳下衬得他五官美好的近乎虚幻。黄乐咬咬牙,借着那点酒意壮胆,猝然抓住他双肩把人摁在床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呼吸交织,本来已经想好了的表白一瞬间跑的干干净净。黄乐索性寻到他的唇,恶狠狠一口亲下去。

华无痴试着推拒了两下,眼看挣不开,便好整以暇的笑道:“黄兄怕不是醉了?”

黄乐只觉得这人的反应让他窝火又难过,一时间声音都抖了起来:“我醉你妈的醉!我……我心悦你啊!”

华无痴玩味一笑,揽着他的腰,一个拧身就将这人摁到身下,毫不犹豫的加深了这个吻。

点我看性感黄莺在线被睡

(敲桌子)各位,那么问题来了!
1.全文中华无痴忽悠了黄乐几次?
2.那个药膏到底是不是春……算了,此题取消,送分题

我就想知道……这个梗有人想看吗……
这他妈也太耻了,为什么lof不能匿名发表啊……

【暗武 / 车】囚春光

*无剧情飞车,车放评论
*囚禁 捆绑 道具 强制爱,雷者慎入!
*感谢替我修改的基友!! @水葉
*最后求一波红心蓝手,谢谢喜欢!!!

啧,可惜lofter图片与标题只能二选一……本来想配文的封面只好单独发一下。
最后感谢一下帮我改图以及帮我在文中提意见的基友!_(:з」∠)_ @水葉

【楚萧 / 车】浅酒共

*两千字无剧情纯肉一发完,车放评论啦
*年轻小情侣酒后乱性的故事(bushi
*新手上路还是有点惶恐吧……最后求一波红心蓝手谢谢!